<rp id="mjt3e"><object id="mjt3e"><input id="mjt3e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
    <tbody id="mjt3e"></tbody>

    <progress id="mjt3e"><pre id="mjt3e"></pre></progress>

  1. <span id="mjt3e"><pre id="mjt3e"></pre></span>

    1. <span id="mjt3e"></span><rp id="mjt3e"></rp>

      • 歡迎光臨巨野信息網,巨野網站建設公司聯系電話:19969902837
      • 網站建設公司電話:13954077301
      • 網站建設、網站設計、網站推廣

      知否知否?國家寶藏第二季完美收官 9件國寶最終“出道”原
      2019-02-24 16:03:41   來源:   評論:0 點擊:

      全國17大博物館館長匯集《國家寶藏》導言:知否?咱們華夏有上下五千年文明,所以當001號講解員即將回答我們為什么是今天的我們時,紙巾到位,情緒到位,表情到位,然而…措不及防聽了場全國17大博物館館
      全國17大博物館館長匯集《國家寶藏》

      導言:知否?咱們華夏有上下五千年文明,所以當001號講解員即將回答“我們為什么是今天的我們”時,紙巾到位,情緒到位,表情到位,然而…“措不及防”聽了場全國17大博物館館長聲情并茂的詩歌朗誦。對于這一陣容,網友貼切地贈名:“王炸”組合。

      9大博物館:河北博物院、山西博物院、山東博物館、廣東省博物館、四川博物院、云南省博物館、甘肅省博物館、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

      很多人可能好奇,《國家寶藏》第二季模式幾乎延續第一季,是否會讓人失去新鮮感?并且在開啟第二季創作時,《國家寶藏》已創下21億網絡話題討論量,為各大博物館帶來了50%的客流增長率,受眾群體的主力軍鎖定15到35歲。如果第二季想要再完成新的自我提升,面臨最重要的問題便是“變與不變”。

      但中央廣播電視總臺《國家寶藏》節目制片人、總導演于蕾帶領節目組走遍九大博物后,還是決定回歸原點,“以內容創新的探索和變革,來講述新的文物、新的國寶守護人、新的故事。”

      作為忠實觀眾,回想這一季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可能是“今生故事”環節,就連001號講解員張國立知道《伏羲女媧圖》上的交尾,與“DNA”雙螺旋結構有關聯時,也不得不佩服“腦洞真大”。再當陸續看到《驛使圖》與中國移動的故事,《銅奔馬》與中國航母比速度,《制鹽畫像磚》對應鉆井工程師,唐代“美妝”示范...竟開始有點默默期待起下一個“腦洞”的出現。

      然而,第二季已經結束。所以我們還是按照流程,看看27件文物中,為什么是這9件國寶最終入駐《國家寶藏》第二季特展?

      9大博物館的27件文物

      現場每位館長均請來一位與國寶有某種直接或間接聯系的揭曉人,而被公布參加特展的9件國寶分別是:

      故宮博物院“樣式雷建筑燙樣”、廣東省博物館“金漆木雕大神龕”、河北博物院“長信宮燈”、四川博物院“后蜀殘石經”、云南省博物館“聶耳小提琴”、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“五星出東方利中國”錦護膊、甘肅省博物館“銅奔馬”、山東博物館“銀雀山《孫子兵法》、《孫臏兵法》漢簡”和山西博物院“侯馬金代董氏墓戲俑”。

      在2019年2月22日之前,北京的朋友們可以在故宮博物院箭亭廣場的《國家寶藏》特展主展區欣賞視覺藝術特展“九州幻方”。如果你生活在這9個博物館所處城市,恭喜你,去博物館現場看真容吧。

      故宮博物院“樣式雷建筑燙樣”

      揭曉人:耿寶昌,“中國陶瓷鑒定第一人”、故宮博物院的“人間國寶”

      97歲的耿寶昌,從16歲開始接觸文物,80年來一直跟古陶瓷打交道。故宮36余萬件陶瓷藏品,他幾乎件件過目。在第二季中的27件文物,大部分也都曾與耿寶昌有過“接觸”。

      國寶入選原因:目前中國1/6的世界文化遺產,均打上了樣式雷烙印

      作為世界遺產地的紫禁城皇家建筑群,象征了中國古代建筑曾經的興衰榮辱。“樣式雷”家族延續八代主持或參與,在清代200多年當中設計了幾乎所有清代皇家建筑,其中包括圓明園、頤和園、天壇、中南海、北海、承德避暑山莊、清東西陵等等。

      而且一直以來歐美國家都認為中國沒有所謂的科學建筑,一切都是工匠們的隨意而為。直到2007年,“中國清代樣式雷建筑圖檔”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《世界記憶遺產名錄》,才糾正當代人對中國建筑設計的理念、方法、價值觀的誤區。

      中國古代建筑設計師將地形查考、數據記錄稱為平格法,現在叫“DEM”(數字地面高程模型)。如果將“樣式雷”文獻中的平格法數據錄入計算機建模軟件,依舊能復原出當時古人們測量出來的三維地形和設計樣式。

      “樣式雷建筑燙樣”還可以層層拆卸,打開燙樣屋頂,既能看到內部梁架結構、彩畫式樣、環境,還能看到里面的裝修和陳設,這解決了建筑師與皇帝間的溝通障礙。燙樣每個結構上貼著一個個尺寸標簽,施工中,這些燙樣甚至會擺在工地上,讓參與工程的官員和工匠非常直接看清要建造的對象。

      廣東省博物館“金漆木雕大神龕”

      揭曉人:孟凡超,中交公路規劃設計院有限公司的副總經理,港珠澳大橋的總設計師

      港珠澳大橋被英國《衛報》譽為現代世界七大奇跡之一,而廣東“南海1號”也是世界首個海底沉船整體打撈案例,填補了水下考古的空白。

      國寶入選原因:無論身在何處,它就是“家”

      粵東潮汕地區,神龕是民間供奉先輩神位的特質用具,以金漆木雕裝飾最為常見。因此《金漆木雕大神龕》代表了家族精神,是所有潮汕人共同的信仰。而神龕也提醒一代代后人,對于家族、血脈、故土和文化的認同感和傳承意識。

      《金漆木雕大神龕》的制作工藝極其精湛,上面刻畫的內容非常豐富。梅花鹿和仙鶴的圖案,寓意官運亨通和長壽;喜鵲飛上梅花梢,寓意喜上眉梢;神龕上雕刻有潮劇《六國封相》的元素,它們都體現了潮州人的習俗和文化。

      根據《金漆木雕大神龕》龕門上的落款推斷,是1935年在“貽轂祠”的祠堂內制作完成。上世紀50年代廣東省博物館征集到這件文物,2009年為了籌備廣東省博物館新館的“潮州木雕藝術展覽”,策展人員專門聘請潮汕的木雕藝人,用傳統工藝重新配制了缺失的部件,最后復原成現在所見的神龕。

      河北博物院“長信宮燈”

      知否知否?國家寶藏第二季完美收官 9件國寶最終“出道”原

      長信宮燈

      揭曉人:許杰,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館長、美國人文與科學學院院士

      2013年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舉辦了重大展覽《兵馬俑——秦始皇時代的瑰寶》,當時館方找了一位演員扮成活的兵馬俑,在舊金山和整個灣區漫游。這一“讓國寶活起來”的展示理念,與《國家寶藏》如出一轍。而在1974年,中國文物開始進行國際外展,“長信宮燈”和“金縷玉衣”都曾一并出訪,巡回展的最后一站便是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。

      國寶入選原因:中華第一燈,古人智慧的象征

      首先,先強調下“長信宮燈”的特殊性,它被譽為中華第一燈,在2002年選入第一批禁止出境展覽文物目錄。

      這件國寶在1968年出土于河北省滿城縣城的劉勝妻竇綰墓中,因為燈上刻有“陽信家”、“長信尚浴”等銘文9處共65字而取名為“長信宮燈”。

      “長信宮燈”形狀為跪地執燈的年輕宮女,宮女身體中空,煙灰經右臂進入體內,能保持室內清潔。全燈分為頭、身、右臂、燈座、燈盤、燈罩等部分,各部分均可拆卸。燈盤可轉動,燈盤的屏板可推動開合,以調節燈光亮度和照射方向。因此它既能顯示出西漢時代人的智慧,將科技與審美完美結合,也能看到大漢王朝的國富民安。

      而“長信宮燈”在出土后的50個年頭里,多次出國展覽,為中國文化交流事業立下汗馬功勞,見證了中國文物交流中心的發展和文物外展在外交中的意義。

      四川博物院“后蜀殘石經”

      揭曉人:陳櫻,中國國家圖書館副館長

      “樣式雷圖檔”目前存世總量2萬余件,中國國家圖書館便收藏有1.5萬余件。而“后蜀殘石經”曾因南宋末年的戰亂而散軼,連流傳拓本也很罕見。幸運的是,1965年在周恩來總理的關懷下,耗費25萬元從香港購回,目前其宋拓本和其他珍貴古籍都藏于中國國家圖書館。

      國寶入選原因:知識改變命運,最早的標準教科書

      石經本是刻在石碑上的經書,它是漢、魏、唐、蜀、宋、清欽定的官方文本,具有標準教科書的作用,而“后蜀殘石經”就像一批躲避了戰亂的“大文人”,到了今日依舊在傳遞知識和文明。

      一般的石經刊刻耗時數年,最多也不過20年而已,而“蜀石經”工程開始于孟蜀廣政初年(938),當時從都江堰運來最好的青石,找當朝最負盛名的大儒校對,然后再找書法家以正楷來題寫,還配上了最好工匠精雕細琢,時間一直持續到宋代,斷斷續續綿延了230余年,貫穿4個朝代。這時間之長,是歷代石經中少見的。不過也最終留下近20萬文字,成碑上千塊。

      普通石經的文字大多以經文為主,“后蜀殘石經”不但有經文,而且在經文下雙行注文,經注并刻,更是非常罕見。

      這批石經從春秋戰國傳至今日已近3000年,如今便一直立在“文翁石室”(擁有2160年校史的石室中學)內。

      云南省博物館“聶耳小提琴”

      揭曉人:顏麒生,臺灣實業家、收藏家、“天施大爐”捐贈者顏錚浩先生之子

      2018年上半年,由收藏家顏錚浩捐贈,云南省博物館才能迎接清代天施大爐“回家”。這件文物是康熙39年,為了庇護武官們戰勝吳三桂、戰勝分裂而鑄的銅鼎,當時放在昆明武安王廟。但抗戰時期的狂轟亂炸,使這件器物不知所蹤,直到顏錚浩在20多年前無意中收入囊中。

      國寶入選原因:中國國歌首次被奏響的地方

      “聶耳小提琴”凝結了近現代中國仁人志士救亡圖存,力挽乾坤的民族精神。

      “聶耳小提琴”是音樂家、作曲家聶耳在18歲時用自己音樂稿費買下的。他帶著這把小提琴考入了夢寐以求的中華歌舞團“明月歌劇社”,開啟了自己的音樂生涯。也用這把琴第一次奏響中國國歌,更在短短3年里創作出了《賣報歌》《金蛇狂舞》等40余首歌曲,有些流傳了80多年依然經典。

      1935年電影《風云兒女》上映,聶耳創作的《義勇軍進行曲》迅速傳遍全國,但他卻于當年7月意外溺水身亡,因此甚至并不知道自己會成為新中國國歌的創作者。在這位人民音樂家短暫而輝煌的音樂人生中,這把小提琴始終伴隨。

      聶耳過世后,他的遺物被家屬收回國內,解放后全部捐贈給了云南省博物館,其中就包括這把小提琴。

     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“五星出東方利中國”錦護膊

      揭曉人:楊利偉,中國航天第一人

      節目組腦洞持續,這位揭曉人的職業與“五星出東方利中國”錦護膊相差甚遠。但也是能聯系起來的,因為兩千多年前,錦護膊護佑趙充國將軍討羌大吉,兩千年后中國人邁入太空,都是中華崛起、繁榮昌盛的標志之一。

      國寶入選原因:20世紀中國考古學最偉大的發現之一

      漢武帝派張騫出使西域,第一次發現西域有36國,一個名為“精絕國”的就是其中之一。而在1995年,尼雅遺址重現,考古學家判斷是精絕古國國王墓葬,其中出土的“五星出東方利中國”錦護膊被譽為20世紀中國考古學最偉大的發現之一,并且錦護膊上的文字讓現代人也閱讀無礙,讓人驚訝。

      “五星出東方利中國”錦護膊的絲織技藝,處于現出土絲織品鄙視鏈的頂端,簡而言之就是只能它鄙視別的絲織品,別的絲織品要瞻仰它。而它也是兩漢時期,中原王朝對西域實施統轄和治理的重要物證,體現了古代西域悠久多樣的歷史。

      圖案中以藍、綠、紅、黃、白5種顏色分別代表了金木水火土5大行星,當它們同時出現在東方時便是吉象。而這里的“東方”指的是天穹的東方,“中國”也并不是現在意義上的國家政權,而是在秦漢時期指代王朝所統治的疆域。這說明當時政局不穩定時,人們對于戰爭勝利的渴望。

      甘肅省博物館“銅奔馬”

      揭曉人:初世賓,原甘肅省博物館館長

      不遺余力促進甘肅古絲綢之路沿線遺址的申遺工作。

      國寶入選原因:中國旅游圖形的標志

      1983年12月5日,“銅奔馬”被定為是中國旅游圖形標志。“銅奔馬”壯實的軀干象征了中國人對力量的敬仰,體現了華夏人對勇氣的崇拜。另外,因為兵強馬壯而昌盛起來的漢朝奠定了中國氣質,造就了一個偉大民族。

      知否知否?國家寶藏第二季完美收官 9件國寶最終“出道”原

      在古代打仗需要招兵買馬,馬的優劣和數量往往決定了戰爭的勝負。就如漢代初年國力薄弱,漢武帝到西域引進最優質的天馬品種后培育了一支強大的軍隊,才有了一個鼎盛的大漢王朝。而漢墓中出入的100多件銅車馬、武士儀仗俑和一只罕見的“銅奔馬”便能反應當時大漢軍事的強盛。

      “銅奔馬”曾長期為名字煩惱,在80年代有人叫它“馬超龍雀”、“馬踏飛燕”、“天馬”、“飛馬”等,不過如今統一為“銅奔馬”。

      山東博物館“銀雀山《孫子兵法》、《孫臏兵法》漢簡”

      銀雀山《孫子兵法》、《孫臏兵法》漢簡

      揭曉人:潘魯生;“中國民藝博物館”創辦人,現任中國文聯副主席、山東工藝美術學院院長、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民族和宗教委員會委員、山東省文聯主席

      傳統文化的保護和傳承,中國民族民間文化的傳承者。

      國寶入選原因:寫的是兵法,說的是和平

      兵家是春秋戰國“諸子百家”中的一個重要學派,以研究作戰、用兵為主要宗旨。而據統計,目前全世界大約有25億人在學《孫子兵法》。

      “銀雀山《孫子兵法》《孫臏兵法》漢簡”更是中國先秦時期軍事思想的集大成者,它蘊含的哲學思想把世界聯系起來,在各個領域中都能看到它的影子。因為從漢末開始,《孫臏兵法》就散佚了,世間只有《孫子兵法》一部兵書流傳,但《史記》中卻有兩位軍事家的記載。所以在銀雀山漢簡出土之前,有部分人認為孫武、孫臏為同一人,并在學術上一直存有爭議。

      1972年,銀雀山出土竹簡4942枚,其中《孫臏兵法》面世揭開了這件謎案,明確結論孫武、孫臏并非同一人。

      另外,在中國文物考古工作中,集中出土多種先秦古籍和古佚書是十分罕見的。銀雀山漢簡為西漢手書,是今天所能見到的最早的寫本,因此在對先秦、秦漢歷史和哲學、兵法、歷法的研究上,對古籍的源流、??奔肮盼淖值难芯可?,都是極珍貴的資料。

      山西博物院“侯馬金代董氏墓戲俑”

      揭曉人:中國戲劇家協會副主席王曉鷹

      王曉鷹是《國家寶藏》第一季“萬工轎”國寶的今生守護人,更在前不久為希臘國家劇院導演了中國戲劇經典《趙氏孤兒》,而山西博物院館藏“侯馬盟書”里的趙鞅就是趙氏孤兒的孫子。

      國寶入選原因:看戲曲文物,到山西博物院

      這件國寶最能代表山西,因為山西是中國戲曲最重要發源地之一,“中國戲曲藝術故鄉”,也是戲曲建筑文物存留最多的地方,全國僅有的12座金元戲臺全在山西;全國300多個劇種,山西就有54個;以山西為背景的創作的戲劇《西廂記》《趙氏孤兒》、《呂洞賓度鐵拐李》等,家喻戶曉。

      從這組1959年出土的“侯馬金代董氏墓戲俑”可以知曉,千年前的山西地區老百姓已經普遍喜歡看戲曲,是金代戲曲文物的代表。整座戲臺結構精巧,形式華麗,真實地再現了當時的舞臺建筑形式,是13世紀初葉中國戲劇舞臺的一個典型實例。

      這5個戲俑是北宋滅亡之際,開始出現了相對固定的腳色,“末泥”是一出戲中的主角和主唱,“副凈”、“副末”主要負責搞笑,由于當時表演的情節大多數都是市井糾紛,所以“引戲”作為是來進行調解,而“裝孤”就是今天戲曲生旦凈丑的早期源頭。

      就國家寶藏而言,雖第二季的關注度呈現略減弱趨勢,但后又有《如果國寶會說話》、《上心了故宮》等新節目引發熱點,也從不同角度上刺激了觀眾對于文博類綜藝節目的追捧。而此之下,也希望能有更多新的公眾藝術教育方式被發掘,真正“讓國寶活起來”。

      相關熱詞搜索:

      上一篇:水墨丹青 盛世華章 當代中國畫名家作品展在港開幕
      下一篇:最后一頁

      分享到: 收藏
      主管單位: 巨野信息網  魯ICP備18038385號    魯公網安備 37172402000336號 網站建設QQ郵箱      巨野旮旯論壇交流群   技術支持:巨野縣夢宇廣告設計工作室
      很刺激很黄的一级毛片_午夜片无码爱爱爱爱_免费大片av手机看片高清_免费观看成年女性毛片基地